中年人卖房转租房,是无奈也是想开了

来源:冰川思想库 | 发布日期:2024-02-05 14:28

卖房之后,对一些中年人来说,给了他们机会去思考人生的意义,在挣钱还贷之外,探索另一种中年人生的可能性。

房屋租售市场正在发生悄然而然的变化。

近日,据贝壳研究院发布数据,全国重点40城租赁成交中,2023年35岁以上的租客占比超过35%,较2021年提升了4.9个百分点,甚至超过了25岁以下租客的占比。特别在一线城市中,这种占比增长趋势更加明显。

也就是说,越来越多的35岁以上中年人,重返或加入了租房队伍。

相应的,在众多社交媒体上,“35岁卖房携全家租房”“中年租房大改造”的帖子越来越多。

我一位中年媒体朋友,也选择将自有住房挂牌出售,去到异地租房。另一位朋友则在已购住房后,仍然因为工作交通原因,选择和全家租房生活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套房子是位“财大气粗”的媒体人,以优惠价租给他的,理由是“现在房子不好卖,卖了容易亏本,不如租给朋友更安心”。

而这,也是很多人当下租售心态的一种折射。

01

要承认的是,困扰当下中年人租售选择的,最主要原因还是现实压力和尴尬。

在媒体走访调查中,不少卖房换租的中年人,都是年近35岁后。对一些仍旧保有工作岗位的中年人来说,不得不像小年轻一样,硬着头皮加班,更加努力地工作。对于有家庭有孩子的中年人来说,长期这样的辛勤工作无疑会透支身体,也难以兼顾家庭。

而房贷带来的压力也让很多中年人难以喘息。

很多人经过计算,发现几十年要还的贷款利息,接近本金,而将房屋出售后,不仅能获得一大笔现金,也消除了未来的还贷压力。

甚至有郑州的房产中介对媒体称,由于二手房较前几年降价了百分之二三十,有业主无法支付房贷选择“免费送房”——只要买方愿接过房贷,房子就直接过户。

而对于卖房换租的中年人来说,用原先还贷的钱,还可能租到比之前居住条件更好的房子。卖房获得的现金,也在未来几年为全家的生活提供了一定保障,在心态上减缓焦虑。

02

无疑,心态观念上的变化是审视这波“卖房换租”潮的关键。

此前,在多数国人传统观念中,房子意味着稳定、安全感和世俗意义上的成功。结婚、生子的前提,是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。

为了获得这份世俗意义上的认可,很多年轻人掏空自己和家庭的积蓄才凑齐首付。但首付解决了,之后还背负着漫长的房贷。

年轻时或许觉得这种压力咬咬牙还能坚持。然而,人过中年之后,面对年龄危机,和孩子奶粉钱、上学钱等各种开支,这种压力会显得越发沉重。

且在房地产市场波动的环境下,原先房子带来的安全感,反而可能转化为对资产贬值的焦虑。

据2013年12月数据统计,一线城市二手房价环比连跌3个月,其中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和深圳环比分别下降1.2%、0.6%、1.5%和1.1%。有些人在一二线城市购买的住房,近两年总价蒸发了不少。

在二手房市场观望态势明显,很多卖家不得不降价寻求脱手的环境下,一些房主担心,如果二手房市场继续遇冷,且手中的住房房龄会越来越老,不如尽早出售止损。

有些房主虽然降价出售房子后,尽管比起购入价、利息和装修费损失了几十万,但自己毕竟也住了这么多年,且售出后得到了现金和安心,不用整日为卖房焦头烂额。

此前在世俗意义上,买房和考上好大学、找到体面工作是“成功人生”的三要素。但是,如今的中年人在现实压力下,变得更为理性、务实。

卖房换租或许会遭到父母亲友的不理解甚至看轻,但在“活下去”的基本目标下,这些名义上的“成功”被让位于生存的基本需求。

房子给人带来的安全感,正在慢慢发生变化。

一是随着“老龄化”和“少子化”社会的到来,楼市交易市场中的供需关系逐渐转变;二是人们认为在不确定的当下,持有现金所带来的安全感要比房屋更好。

卖房之后,有的人选择辞职创业,不用在职场内卷,有的人选择投资理财,在股市中品味酸甜苦辣,有的人甚至干脆把钱存银行,靠大额本金一个月也能获得几千利息,甚至能靠利息租房。

或许卖房之后,对一些中年人来说,给了他们机会去思考人生的意义,在挣钱还贷之外,探索另一种中年人生的可能性。

卸下房贷的压力,他们可以去打破原本一成不变的生活轨迹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03

当然,租房远没有想象中美好。

想租一套户型地段满意的房子,且装修符合胃口,并遇到靠谱的中介、房东,能同时满足这些因素的概率少之又少。

以我个人租房经历来说,租过十几套房子,碰到靠谱的良心中介、房东不超过3个。

有一次原本住着不错,回到家却发现门口赫然贴着法院的告示:该房屋因抵债已被司法拍卖。无奈只能搬离。住进去发现房子有问题,退租不退押金更是家常便饭。

且精装修的房子,往往用于房主自住不会出租,出租的房子,大都简单装修后草草租出,或是托管给中介、二房东。隔音、防水、服务难尽人意。稍微好一点的房子便成“奇货可居”,租金远远超出当地平均价格。

我曾在东北某省会城市租房,地段、装修稍微好点的房子租金超过2500元,而该地房价不过一万出头。房价两三万的其他城市,租金也不过这个价。

当地中介还十分趾高气扬,态度冷淡,似乎找个房子还得求着他们。而当地刚毕业大学生的平均工资也不过四千元,如此高昂的租房价格让很多年轻人不得不离开家乡求职。

​​​​​​​

所谓“房子是租的,生活是自己的”,在某种意义上,也可能是一种理论上的畅想。想对租住的房子进行装修改造,符合自己的审美要求,要自掏腰包不说,还要征得房东同意,碰上无良房东还可能以“破坏房屋”为由收一笔折损费。

花费数万元改造的房子,可能住不了两年,就面临合同到期、涨价等问题。花了钱和心力装修改造,涨房租后租还是不租呢?且如果房主想把房子卖掉,还要面临时不时的上门看房客户,房子被卖后,改造成本沉没不说,还得寻找新的房子。

房子终归是自己的好,这当然是条颠扑不破的道理。

但租房还是买房还贷,在当下的中年危机和社会压力下,只能是一种两害取其相轻的选择。

选择哪一种,无疑都会伴随相应的烦恼,但“减轻压力活下去”,始终是生存的最优解。

在世俗眼光和自身需求面前,不如选择认清现实,拥抱具体的当下和生活。